《神棍小村医》

正当方小宇心中有些想入非非时,苗秀花站了起来,在方小宇的大腿上掐了一把。



“臭小子,尽想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好了,嫂子走了,你过一会儿再出来吧!免得人撞见了,说闲话。”



苗秀花留给方小宇一个妩媚的微笑,转身便出了门去。方小宇隔了一会才往村里走去。



村民们见方小宇提了一大袋子东西回来,一问全是松乳菇,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



松乳菇非常的难找,厉害的一天能够找个四五斤,有的人则一整天也才找个半斤,甚至找几只的都有。



但方小宇采了一蛇皮袋松乳菇回来,怎能不让人羡慕?这事立马在村子里传开了,方小宇的家里围了一层子的人,许久才散去。



方小宇的爸妈高兴坏了。母亲包玉芳手扶着腰从房间里出来,高是高兴,但一想到儿子为了自己这么辛苦,她的眼泪便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妈,你坐好,我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据说治疗尿毒症具有良好的效果。”



方小宇让母亲坐下来,试着用雷气给母亲疗伤。起初,包玉芳只是抱着安慰儿子的心态,让他试一试,可过了五分钟后,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要舒服许多。



“好点了吗?”方小宇一口气为母亲疗了十分钟的伤,感觉体内雷气不足才罢手。



“舒服多了。小宇,你这是什么疗法啊!太神奇了,妈感觉很舒服,而且人也精神多了。”方小宇的母亲一脸高兴地答道。



“以后每天我为你疗一次伤。”方小宇的心里有了信心。母亲的病不一定能够治好,但至少可以控制住,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去赚钱,替母亲换肾。



夜晚,方小宇早早睡了。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一老头,在教他功夫,一会儿五雷掌,一会儿又说什么梅山神打。听得方小宇云里雾里的。



第二天早上,方小宇被一股尿意憋醒了。起来一看,五点多了也没有了睡意,干脆照着昨晚梦中的情景练起了功,练着练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手掌隐隐有些热感。他明白这是雷气。看来,梦中老头教的是真功夫。



方小宇收了功后,便骑着自行车去卖松乳菇。



走到一半,他看到昏暗的马路上有一个二十七八的少妇挑着担子,打着手电筒正赶着路。他立马刹住了车,大声喊了一句:“秀花嫂!”



“小宇!”苗秀花揉了一会儿眼睛才看清楚是方小宇。她有些惊讶地朝方小宇道:“小宇,这天黑乎乎的,你骑自行车咋也不打个手电筒呢?看得清吗?”



经苗秀花提醒,方小宇不由得惊了一跳。是啊!天这么黑,按说他应该骑得很慢才是。可他可以看清路况。难道自己有夜视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