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方小宇看得正入神,忽觉桌子下有一条细腿伸了过来,在他的腿上刮蹭了一下。他朝对面一看,大丫正在和他使眼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丫头吃醋了。方小宇只好坐正了身子,与张秋生认真地喝起酒来。



两人扯了很多,酒也喝了不少,直到八点多钟才散去。



方小宇晃晃悠悠地往自己家走去。



张秋生的妻子让小丫,送一送方小宇。这丫头打着手电筒,便追了上去。



“你是大丫还是小丫啊!”方小宇带着几份醉意地问了一句。



“你猜?”小丫笑着朝方小宇道。



“我猜是大丫。”方小宇答了一句,见这丫头一脸笑意的样子,便借着酒意直接扯着她胸口的衣领往下一拽,在她的身上摸了一把,胸前立马秀出一片雪白,小丫的整个香肩也露了出来。



“方小宇你要死啊!”小丫拿起手电筒直接朝方小宇的身上砸过去。



方小宇仔细一看,这丫头的肩膀上,并没有小红痣,显然这是小丫不是大丫。顿时酒意吓醒了一半,脖子一缩便前跑去,笑着答了一句:“小丫,我不是故意的。”



“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张小丫追了一阵没追上,只好气鼓鼓地往家中走去。



方小宇美滋滋地回到了家中。



他从法布袋里取出“通天宝书”随意地翻看起来,这本书很奇怪,每次翻看时,看到的内容都不一样。上次看到的是一些风水口诀,可这一回讲的全是一些中药方面的知识。



什么药性十八反,十九畏之类的。



看着看着方小宇便睡着了。



第二天,他稍稍起晚了些,因为他知道秀花嫂没有回来。昨晚他回来的时候,她家的大门还上着锁呢!没有了这个动力,方小宇起床都要晚几分钟了。



他把松乳菇送到了镇上,今天只有一百五十斤。石蛙只有两斤,一过秤,没有一只超过一斤的,便留在了家中,打算放到恶龙潭去。



不过让方小宇没有想到的是,凌总的助理小田特意给他涨了五块钱的价。说是最近的松乳菇要下市了,很难收到,市场上原本就涨了五块。



方小宇起初以为是凌总照顾他,有些心怀愧疚,可到县城星光饭店一问,黄松那家伙也给他涨了五块,说是这玩意供不应求,让他明天多卖一点给饭店。



如此一来,方小宇收松乳菇的数量虽然少了,但事实上却比早几天赚得更多了。



算起来,今天小赚一千五。他决定早点回家,山上采松乳菇趁机发最后一票财,等采完了松乳菇,那时养蛙专家姚茜出差也应该回来了。正好可以去拜访。



方小宇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顾玲打来的电话。顾玲告诉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的那一辆破二八自行车给骑走,因为会有领导下来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