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哪里漂亮啊!”苗秀花带着几份娇气朝方小宇瞟了一眼道。



“哪里都漂亮,尤其是这里。”方小宇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苗秀花的胸口。



“臭小子,一天到晚就想着占嫂子便宜。”苗秀花轻扭了一下身子,朝方小宇道:“好了,看够了吧!嫂子现在去把衣服换下来。”



“嫂子让我抱一下好吗?”方小宇小声道了一句,手已从她胸的两侧伸了过去,直接抱住了苗秀花。



苗秀花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时间脑海里念头翻飞。



她紧咬着唇,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好一会儿,才把方小宇的双手从腰间取了下来,扭了扭身子从方小宇的怀中挣脱出来,“好了,抱也抱了,该碰的也碰了。再折腾下去,发疯的是嫂子了。”



苗秀花朝方小宇妩媚一笑,转身便进了洗手间。不一会儿,又换上了平日里的衣服。



方小宇虽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便和苗秀花提出说要走。



苗秀花有些不舍,但也不想留方小宇在这。她自己也怕,怕和方小宇真弄出点什么事来。



离开出租屋后,方小宇骑着摩托车朝荷花村直奔而去。



这两天没有时间采松乳菇,收购的数量也明显下降。损失的可是白花花的银子。时间就是金钱,用来形容方小宇此刻的处境最合适不过。



方小宇最先去了恶龙潭的荆棘地,把精品松乳菇采了以后,又准备去后山转悠一下,看能不能再找一点普通的松乳菇凑数。



他走了一阵,听到一群人在两山之间的一方池塘前争吵起来。



“你们不能网这里的鱼。”



“为什么不能网?这鱼是野生的,我们想钓就钓,你管不着。”



“你们怎么能这样,这鱼塘是人工养的。再这样,我喊人了。”



“你喊啊!这荒山野岭的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应,真要惹毛了我们几个,到时把你扔水里去。”



“扔水里太可惜了,我看拖草丛里去,然后一起啪啪啪吧!”



“你们,你们一群流氓。太无法无天了,我,我这就去报警,让警察把你们抓了。”



“去去去,死远点,快滚!”



方小宇聚目朝前一看,正是顾玲的母亲江春莲在和五名男子在争吵着。结果非但没能阻止五名男子钓鱼,还被羞侮了一顿。



“这还了得。竟然欺负我丈母娘。”方小宇把松乳菇往肩膀上一甩,便飞快地朝远处的池塘跑去。



此时的江春莲正抹着眼泪,骂骂咧咧的朝山下走去。她觉得心里很委屈。嫁到荷花村,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像今天这样羞辱她。



“太没教养了。这群天煞的,偷人鱼还不让说了。太不讲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