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先不急着开房。”



方小宇笑了笑朝凌红美道:“中医有四大诊法,望、闻、问、切。我们先从望字开始吧。望从一个人的神、色、形、态等进行观察。从你的气色来看,脸色红润肤白细腻,颇像少女。说明你身体健康总体而言是不错的。气血充足。有活力。”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你的目光中透着些许的忧郁之色。忧郁会影响到你的身体健康。尤其会影响到心脏和肠胃方面的功能。”



说着方小宇一把拽起了凌红美的手,笑了笑道:“诊脉,是四大诊法当中的切。也叫切脉。你的脉象不错,没有什么大问题。再听听你的心跳看吧!这叫闻,听心跳,听呼吸声,甚至咳嗽和喘息声,这都叫闻诊。”



说罢,他直接将耳朵贴在了凌红美的心窝,双手不经意地落在了她的胸上。



凌红美脸上泛起一阵微红,旋即她的手落在方小宇的脸上,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宇,好了,别闹了,我怕痒。”



方小宇坐直了身子,一脸正色道:“这不是闹,我是在听你的心跳。因为长期忧郁,对心脏不好,极易患心脏方面的疾病。不过,还好,你的心跳比较平稳。接下来,我要问你了,你可得如实的回答我。”



方小宇的目光落在凌红美的脸上,清了清嗓子道:“凌姐,谈一谈你和前夫那方面的事情吧!”



“这……”凌红美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这是中医四大诊法里的问诊。你要如实告诉我。”方小宇答道。



凌红美咬了咬唇,开始回答起来。



“严格说,我和前夫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性生活。新婚之夜,我太过紧张,导致前夫无法深入,试了很多次都是如此,我非但没有获得快乐,反倒觉得恶心和痛苦。那晚他对我动粗,打了我。从此,我很反感这事,可身为妻子的我,觉得迎合丈夫是义务。我每次都努力配合,可每次都失败,丈夫无法更进一步的深入。他痛苦,我更痛苦。”



听到这,方小宇心中有些狐疑。这症状和民间所说的石女很像。不过石女也有两种,一种只是膜太厚,另一种则连也没有。



“凌姐,你这会不会是石女啊?”方小宇问道。



“我也不知道。医生说是内膜太厚,但结构正常,需要动手术。我不想手术。因为我发现,心理上的问题更重。自从丈夫对我动粗后,我越来越反感这事。以致后来,他一提出这方面的要求,我就浑身颤抖。他强行要,我就会吓得昏阙过去。这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疾病,看了几家医院都没办法,我放弃了。唉!如果不能生孩子,我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意义。”



方小宇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凝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