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方小宇追了上去,林中传来了对话声。



“好你个张余,竟然把桃花姐带到我的瓜棚里来搞,这事你自己说怎么办?”



林子里三名男子拦住了张余的去路,张余衣裳不整,一脸尴尬地朝蔡福根挤出了一个微笑:“福根,别这样,其实我和你们村的桃花姐啥也没干。”



“我不管你有没有干,我只看到你俩躺在我瓜棚里的床上。我只问你怎么处理这事?”蔡福根冷冷地答道。



方小宇走过去一看,眼前这位光着膀子的男子是邻居张秋生的侄子的张余,不由得大声喊了一句:“张余,你怎么在这里?”





“我……”张余一脸尴尬地朝方小宇道:“我今天下午才回来的,在路上遇到了桃花姐。她说带我去瓜棚里商量点事,这不刚坐下来,福根就来了。结果就被他们追到这来了。”



桃花姐是蔡屋村的,这女人以前在县城的发廊里当鸡,被抓去劳改过,出来后死性不改,又在路边的小卖部,勾搭一些不三不四男人。有时也和蔡福根两人联手玩仙人跳。



方小宇知道他们的底细。



他把张余拽到了身后,朝蔡福根道:“你想怎么样?”



“赔钱!这小子睡了我们村的桃花姐,所以要赔钱。”蔡福根朝方小宇冷冷道。



方小宇冷笑一声:“他了睡桃花妹管你卵事。又不是你女人,你着什么急?”



“你……”蔡福根梗着脖子朝方小宇道:“可张余睡的是我瓜棚里的床啊!”



方小宇笑了笑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五千块钱,有意在手掌上拍打了一下,“这些钱够不够赔?”



蔡福根拿着手电筒一照,见方小宇手中拿了一沓厚厚的钞票,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够,完全够了。”蔡福根说着伸手便要去拿方小宇手中的钞票。



眼看钱就要到手了,方小宇特意又将手缩了回去,冷笑道:“敲诈上了千,可是要入刑的。拿了这些钱,你就不怕坐牢?”



说话间,他举起手机,准备拍照。



“你……”蔡福根吓得立马把手缩了回去,朝方小宇道:“你什么意思?”



“根哥,揍他。这小子耍你。”蔡福根身旁一位染了黄毛的小子,扬起拳头朝方小宇身上砸去。



然而,他的手还没挨着方小宇,便被方小宇一脚踹翻在地。



“还打不打?”方小宇一脚踏在了黄毛小子的胸前。



“不打了!”



“你呢?还要不要钱?”方小宇朝蔡福根问道。



李福根见方小宇一脚就把黄毛踹倒了,吓得连连摇头,“不要了!我不要你赔了。”



“滚!”方小宇在他的屁股上重重地踹了一脚,三名混混吓得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