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望着村子里的那些婶婶和嫂子们,一袋又一袋地将木耳装好,方小宇心里十分高兴。见到这些木耳就像是看到了钱一般亲切。



“哟!熊老板来了?进屋坐。”忽听张秋生喊了一句。



这时一位穿着花格短袖的男子,走进了张家。男子的脖子上挂了一根狗链粗的金项莲,皮鞋探得蹭亮。



这家伙正是乌镇首富熊百万,也是方小宇的情敌。方小宇对他不熟,但张秋生却认得。



熊百万没有理会张秋生的热情,淡淡地瞟了一眼道:“张秋生,行啊!你什么时候倒腾起木耳干来了?难怪我这几天收不到木耳,原来是你把龙县的木耳给收了啊!”



张秋生有些尴尬地答道:“这些木耳是我一个邻居暂时放这里的。”



“哦!他人呢?”熊百万的态度,非常不友好。



从一进门起,方小宇便看这家伙不太顺眼。



听了这话,他不客气地答了一句:“木耳是我的。有事吗?”



“你的?”熊百万仔细打量着方小宇,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冷笑一声道:“小子,你不会告诉我,这些干木耳是想卖给龙县煤矿吧?”



“是又怎么样?与你无关。”方小宇不客气地答道。



他看这家伙,心里便特别的不爽,恨不得立马将他赶出去。一旁的姚茜扯了一下他的衣服,小声劝了一句:“小宇别冲动,听听他怎么说吧!”



“语气倒不小!”熊百万从裤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上点燃,淡然地朝方小宇道:“小子,我提醒你,如果这些木耳是卖给龙县煤矿的话,会让你血本无归。”



“是吗?看来你在龙县煤矿里头有一些关系了?”方小宇有意试探道。



“那当然。实话告诉你吧!龙县煤矿的经营矿长和我是铁哥们。我随时一个电话,便能将他约来喝酒,你信不信?”



熊百万吸了一口烟,抖了抖手腕上的金手表道:“别和我作对,否则会让你死得很惨。”



张秋生见气氛有些不对,立马过来打圆场。



“熊老板这是我的邻居方小宇,都是同一个镇上的人,大家没必要这样。”



“去!”熊百万生气地朝张秋生吼道:“老子的脾气已经够好了。这事是这小子挑起来的。他把我在樟乡的木耳生意抢了。老子追到这,才知道,原来肖永明那狗东西的木耳全卖到这里来了。”



方小宇见这家伙说话粗鲁无礼,心里十分生气,早就想揍他了。他撸起衣袖朝熊百万吼道:“你想怎么样?”



熊百万见自己的威风竟然吓不倒这小子,心里不免有些害怕。毕竟,方小宇比他结实多了。现在他又是在别人的地盘。



他顿了顿,态度急转,脸上挤出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