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伍矿长见方小宇说得这么吓人,额头上都渗出汗来了。



一旁的熊百万见状,便有意端起杯子朝伍矿长道:“来,老哥喝酒。这小子纯粹瞎掰,别信他。”



“百万,你不懂就别瞎搅和了。”伍矿长朝熊百万白了一眼道:“小宇句句切中要害。他说得对,我最近的确瘦了不少。但饭量却一点没减。而且这整条胳膊时不时便会有酸痛感。”



说到这,他摇头叹惜道:“恐怕是真的被人拿坏了。”



“哦!你知道是被谁下的手吗?”方小宇朝伍矿长追问道。



“唉!这事我也说不准。这两年我和矿里三个工人的媳妇发生过关系,据说他们村子里的人都有练武的习惯,这几个家伙是老实人,但究竟有没有学过五百钱我也不知道。”



伍矿长朝方小宇道:“后来他们知道我睡了他们的女人,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肯定还是恨我的。我私底下找他们谈话,每人赔了一点钱,保证以后不再碰他们的女人就算了事。现在想来,应该是这三个家伙当中有人下了黑手。但是谁我也不知道。”



“那事情就麻烦了。”方小宇说。



他知道五百钱这种秘术,若由当事人来解就简单得多,但要让别人来解,对方的层次必须高于施拿的人才行。



方小宇没有学过五百钱,但精通推拿和针炙。



他的鬼门十三针对付这种秘术有效,但现在十三针里只学会了一针,第二针的通气针还没有掌握要法,所以也是束手无策。



让伍矿长去找那三个家伙,人家肯定不会承认。



因为学五百钱的人,忍辱力极强。不是深仇大恨不轻易下手。



否则,一旦自己的功夫暴露了,以后别人有事就会怀疑是他们下的手,从而找麻烦,甚至连朋友都没人敢和他们做。



方小宇想了想,眼下正是和伍矿长拉关系的时候。他如果说不会解,木耳的生意就黄了。所以,只能吊着。



伍矿长的病情,还不算严重。合谷穴是一百零八要穴里的,就算点中,也不会让人死,但会受病痛的折磨。



目前伍矿长的情况,暂时用通便清肠的药物控制,配合雷气治疗,可有效缓解。



等到自己领悟了鬼门十三针的第二针通气要法后,就可以彻底的治好他的病了。



先把稳住对方的情绪再说。



想到此,方小宇笑了笑朝伍矿长道:“我看这样吧!改天我们再细谈。我略懂推拿和中药,这事或许有办法。来,先吃饭。”



伍矿长哪还有心情吃饭,一脸哀求地朝方小宇道:“方神医,你看明天有空不?要不,先留个联系方式吧!这事你一定要帮我。只要治好我的病,你要我帮你做啥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