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他钻出帐篷抬眼一看,正是秀花嫂骑着三轮车和孙友莲两人到荆棘地里来采木耳。



“小宇!早啊!”



苗秀花和孙友莲同时和方小宇打了招呼。



孙友莲见方小宇望苗秀花的眼色有点儿暧昧,便知趣地朝苗秀花道了声:“秀花,我先走了,你不是有事要和小宇说吗?现在抓紧时间说吧!”



说完,便提着麻袋一个人先进了荆棘地里。



“嫂子,你找我有事吗?”方小宇朝苗秀花问道。



“小宇,昨天的木耳比前天少了两百多斤。可是根本就没有外人来过荆棘地。”苗秀花脸色有些窘迫,显然是怕方小宇误会她偷了木耳。



方小宇走过去轻轻拽起她的细手,微笑着安慰道:“没事,新移植的木耳产量会一天比一天少。嫂子,这事不怪你。”



方小宇轻抚着秀花嫂白嫩的小手,心中升涌起一阵莫名的喜欢,忍不住赞美了一句:“嫂子,你的手好白啊!”



“哎呀!有什么白不白啊!都快三十岁的人了。”



苗秀花将手缩了回去,朝方小宇望了望,目光中多了一份暧昧,关心道:“这两天睡好了没?”



“睡好了,就是晚上会想你。”方小宇笑着答道,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了秀花白晰的脸蛋上,一会儿又往她的胸口瞄了瞄。



苗秀花嗔怪地将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大清早的,你就不怕被人看到啊!真是的。对了,昨天的木耳已经分装了一万斤。估计到今天下午,就能把两万斤的木耳分装完。呆会儿去采了精品木耳,送货回来,就招集村子里的妇女们开工。争取早点把两万斤的木耳装完。”



“嫂子,辛苦了。”方小宇投给苗秀花一个暧昧的目光。



苗秀花妩媚地笑了笑,“晚上你好好疼一疼我,就不辛苦了。嫂子先干活去了。”说完,她腰身一扭,便朝荆棘地里走去。



望着秀花嫂紧致饱满的臀部,一扭一扭的样子。方小宇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看来,晚上还真是要好好去疼一疼这嫂子才行。现在木耳放在她家。正好可以找借口去,也不怕人说闲话了。



方小宇带着美好的幻想,提起帐篷朝山下走去。



回到家中,包玉芳和方富贵,两人正好奇地打量着,方小宇昨晚买回来的洗衣机。



“小宇,你咋买这玩意?那得要多少钱啊!”包玉芳望着崭新的洗衣机,心中又惊又喜。



“不贵,才三千多。”方小宇笑着朝母亲安慰道:“妈,别心疼钱。咱家现在不差钱。”



“哎呀!你这孩子,会赚也要能省才行啊!将来还要娶媳妇呢!”包玉芳有些心疼道。



“妈!娶媳妇的事情,你就不必操心了。你的肾还疼吗?我用雷气再帮你按一按吧!好几天没给你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