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方小宇狂吻了好一阵才松开了顾玲。



顾玲心中一阵慌乱,她推开方小宇骂了一句:“你混蛋!”说完,转身扭头便朝自己家里飞快地跑去,两颊像喝醉了酒一般红。



熊百万气得张大了嘴巴指着方小宇结结巴巴道:“你……你……你……”



想要说点什么,却愣是没有说出来。



“你什么你,老子亲自己喜欢的女人,管你卵事。”方小宇说罢,吹起口哨便朝自己家里走去。



他用手摸了一下嘴巴,感觉特别的舒服。酥酥麻麻的,果真这初恋的滋味还就是不一般。



方小宇回到家中抓了一把干的朝天椒,朝村长家走去,让村长的老婆弄了一大盆的野山羊肉,和张秋生、村长,痛快地喝起了酒。



同时,聊着南岗承包的事情。



“小宇,你要承包南岗,有点儿麻烦啊!那地方一直和蔡屋村有争议。在我们的上辈,村与村之间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架。这些年那地方成了荒地,没有人在那里种田了,也就没有什么好争的。但是如果有人要把那地方包下来,恐怕会惹出很大的麻烦来。”



村长许贵咪了一小口酒道。



张秋生也接了一句道:“是啊!毕竟,那地方是两个村子里的地盘,正好是蔡屋村与荷花村的交界之地。如果只是我们村的还好说。两个村很麻烦。就算人家同意租给你,那也要花不少的钱。外村可没有本村人好说话。”



方小宇沉默不语,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地包是一定要包下来的。只是在想,要付多大的代价才能包下来。



这事宜早不宜迟,至少在他还没有发大财的时候,就租下来。否则,荷花村附近的人知道他赚了不少钱,到时就会抬价。



“许叔,你觉得如果那地方可以谈下来的话,大概需要多少钱?”方小宇朝村长问道。



村长咂巴了一下嘴唇道:“我估计最少要二十万。而且还要和蔡屋村里的人,能谈拢才行。那地方不像恶龙潭是真正的荒地。南岗的土质好,谁都知道可以用来建砖厂。租金肯定要比恶龙潭贵许多。”



“二十万租十五年吗?”方小宇追问了一句。



“我也想二十万租给你十五年,可问题是要蔡屋村的人同意啊!这事,你还得找蔡屋村的村长商量才行。荷花村这边,我可以站出来替你说话,但外村的,我说了不算。”



“不管了,我们先喝酒。”方小宇端起酒杯闷了一大口。



想想,这生意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做。



这事,还得去蔡屋村找找关系,试探一下蔡屋村村长的口气才行。



吃过中饭后,方小宇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下午,他去了一趟后山,屋子已经开始在盖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