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回到家中,方小宇特意洗了澡,换上衣服,焚香祷祰,开始占卦。



他所占的,实事上也就是《易经》里的六十四卦,只不过用的是铜钱而已。



起卦再占,一一记下,再次观象。



方小宇便仔细端详着,不一会儿,嘴里便念唠起来:“若问贼人藏物处,财爻之处细端详,若是财爻属木类,竹木堆中树木旁。”



凝望着眼前的卦象,方小宇心中一阵狐疑。



从卦象来看,失物应该是在竹木堆和大树旁。方向在东,东方甲乙木。按照丢失的地点来看,荆棘地的正东方,正是荷花村。



也就是说,卦象显示,荆棘地里的段木是被村子里的人偷走了。可究竟是哪一户人家偷走了呢?



这个就要去村子里看看才知道,看谁家屋子旁有竹堆和大树。



“姚茜,你先休息吧!我去找段木。”方小宇朝姚茜叮嘱了一句,便准备出门。



“方小宇,等等我。我陪你一块儿去找段木。”



姚茜追了上来,她很想知道方小宇所占的卦到底准不准。



“呆会儿,万一有狗啥的,你可别说害怕啊!”方小宇有意吓唬道。



姚茜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怕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在旁边,还不能保护好我?”



“行,跟我来。”方小宇笑了笑,便出了家门。



他举目四望,心里在猜想,到底会是谁偷了荆棘地里的段木。



“顾顺意一家肯定不可能,张秋生也不可能。先去村支书家看看吧这家伙对我的怨恨最深。”方小宇来到了村支书家,又失望地离开了。因为村支书家,没有树也没有竹堆。



“屋旁有树,而且有竹堆…”方小宇正嘀咕着,忽听从身旁的旧屋里传来一阵男女的对话声。



“春兰,来嘛!”



“你猴急个啥?这里不安全。要不,去你家瓜棚吧!”



“不怕,这是我家老宅,不会有人来的。春兰,来吧!我现在就想和你好了。”



“哎呀!你这死鬼,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方小宇心中一紧,特意凑近老屋的木门,向里张望。



透过朦胧的夜色,他看到于春兰躺在院子里的一块大石桌上上,林大军则猴急地在她的身上乱摸着。



这娘婆,上次和顾顺生在后山幽会,这会儿又和林大军搞上。真是个水性杨花,还不知和村子里多少男人好过呢!



“这娘们的瘾真大。”方小宇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



不一会儿,院子里便传来女人轻微的喘息声。



姚茜听了,有些好奇。她靠在方小宇的后背上,仔细打量着院子里的情况。



夜色朦胧,她努力看也只能看到个影儿,听着那撩人的声音,姚茜有点儿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经意地用手电筒往屋子里照了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