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当天晚上,方小宇和两位美女喝了不少酒,同时也陪苗秀花和孙友莲,两位嫂子也喝了一些。



闹到夜晚九点多钟,方小宇才送姚茜和小红两位回去了。方小宇本想回去直接睡觉,但想想还有一些事情没有交待,便又折回到恶龙潭去。



结果一进恶龙潭便听到女人的嬉闹声。



“秀花来啊!”



“死女人敢泼我水,看我不泼你。”



方小宇心中一愣,抬眼朝前一望,只见月光下,两个白花花的女人正在水里嬉闹。



“好白啊!”望着秀花嫂白晰的皮肤,方小宇忍不住发自内心地称赞了一句。



在他所认识的女人当中,秀花嫂是最白的一个,白得可以捏得出水来的那一种。



方小宇不想打搅两位嫂子洗澡,便偷偷地潜入了苗秀花的房间,躺在床上先眯一会儿。借着酒劲儿,正好睡觉。



说来也奇怪,狼犬见也外人叫得比打雷还响,但见到也方小宇却像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才一下午的功夫,便和他混熟络了。他偷偷进来时,连吭一声都没吭。



其实,方小宇也没有太多的事情交待,主要是想上来疼一疼秀花嫂。



也不知眯也多久,方小宇被女人的一阵发香味给熏醒了。



“嫂子,你好美啊!”



见一个女人进来,他便起床直接抱住了她。



方小宇没太仔细看,加上酒后不太清醒,所以不知道怀中抱的那个女人其实是孙友莲。



孙友莲先是吓了一跳,可很她便反应过来是方小宇,心中犹豫几秒后,便木然不动地站立在那里任由方小宇轻抚着。



直到方小宇将他扳倒在木床上,孙友莲才轻轻地反抗着。





“小宇,嫂子,不能和你这样。”



她的声音很小,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方小宇根本就没有听到。



当方小宇的双手落在她细软的腰间时,孙友莲脑海中一阵天旋地转,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滴答!



是苗秀花进了房间。她对房间里的情况不熟,一时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在哪儿。



一阵乱摸后,苗秀花听到房间里有动静,隐隐看到有一对男女在床上。



她愣了一会儿,很快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便默默地将门关上,退出了房间。



尽管她的动作很轻,但还是被孙友莲听到了。



孙友莲心中一阵紧张,立马将方小宇推开了。



“小宇,别这样。我,我是友莲嫂。”



“啊!”听到这话,方小宇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一脸紧张地解释道:“友莲嫂,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不怪你,可能是我进错房间了。”孙友莲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便飞快地冲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