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凌红美说这话的时候,双目微闭,不敢用眼睛正视方小宇。



“凌姐,那我就真的那个了。”



“嗯!”



喝了劲酒的方小宇本身体内就奇热难耐,这会儿受到凌红美的鼓励,更加的激动了,他借着那一股子酒劲,当真把浴巾褪下,决定“以身试法”,亲自替凌红美把她的石女症给破了。



一阵试探后,凌红美却发出了尖叫声。



“小宇,不行。太痛了。”



方小宇只好停了下来。望着眼前如玉般的美人儿,方小宇真想不管不顾的疼她一场得了。可是看到凌红美泪水都在眼圈里打转。不禁又怜惜起来。



“凌姐,我还是用手指操给你试一试吧!”方小宇朝凌红美安慰道。



凌红美却非常抗拒地摇了摇头道:“算了,小宇。这大概就是一个人的命吧!”



说完,凌红美便侧过脸对着枕头咽咽地哭了起来。



方小宇侧卧在她的身旁安慰了好一阵,才停下来。凌红美拥住了方小宇卧在他的怀里,像只温柔的绵羊一般安祥地睡着了。



此时的方小宇已经被怀中的美人撩拨得心急火燎,根本就睡不着。



他取出从家里带过来的“见红消”用一个大罐子,将白酒和“见红消”连同一些中药,浸泡起来。决定泡一晚,明天就把这些药酒拿去卖,看看市场的反应如何。



忙乎了一阵,他还是睡不着,只好从法布袋里将那一本《通天宝书》取了出来。



书页中跳出了一幅幅女人的图画。正是他曾经见过的“九凤朝龙图”。



方小宇用手指着图画里的一行小文字,轻声念叨起来。



“九凤伺一龙,得一缕凤气,增一份富贵,凤有九种,最难不过雏凤。雏凤者,世俗之相为石女,实为难得之贵凤,凡夫俗子不可得,娶之亦无法行房,空抱美人归……”



读到这里,方小宇心中豁然开朗。这书中说的雏凤分明就是凌红美,现在的凌红美不正好就是石女么?



一般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过得了石女关。也就无福消受凌姐的贵凤之气。



反过来,能破石女关的男人,必定是非凡之命。



想到此,方小宇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他感觉这幅“九凤朝龙图”,就是他的桃运图。他的桃花运都已经清楚地记载在书中了。



方小宇继续往下看,很快,书页上又现出一小段话。



“命格硬者,可得雏凤。反之克身。”



方小宇想了想,自己的八字,正好命硬。说明得雏凤没有问题。接着往下看。



“欲过石女关,需在桃花位,布下桃花符,催动雏凤春心,待其春心开放时,趁势长驱直入,一举可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