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苗秀花趿着一双施鞋,连忙跑到了后院,打开了房门,把方小宇迎进了屋子里。



想到苗秀花方才白花花的身子,方小宇便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她。



“嫂子,我想你了。”



苗秀花的身子微微扭动了一下,道:“小宇,嫂子有事。呆会儿,咱俩回恶龙潭再慢慢的让你疼好吗?”



“嫂子怎么了?”方小宇有些关心地问了一句。



“唉!友莲生病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只是低烧而已。我特意回来弄了一点葱姜水,准备拿去给她喝了。顺带回来带点衣服回去。我刚换了一件胸衣,好像衣服有点紧了。”



苗秀花说着话的时候,忍不住低头朝自己的胸前忘了望,嗔怪地朝方小宇白了一眼道:“你上次买给我的胸衣尺码好像小了一点。”



“嘿嘿!嫂子,不会是和我那啥就变大了吧!”



方小宇笑着开了一句玩笑。



“去你的。你以为这是气球,还能自己变大。好了,我们一起去后山恶龙潭看看友莲吧!你不是会看病么,正好可以帮她看一看。”



“走吧!”



二人来到了恶龙潭。



老远便听到一阵狼犬的急吼声,待方小宇靠近了养蛙场后,那狼犬也不叫了。



方小宇打开恶龙潭的铁门。两人来到了孙友莲的房间里。



雪白的日光灯下,孙友莲的脸色潮红。



方小宇用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只觉滚烫滚烫。



“不好,友莲嫂发高烧了。”方小宇朝苗秀花道了声,“嫂子,你去拿冷毛巾来给她敷一敷。”



苗秀花飞快地跑出去冲凉房拿了一条毛巾,沾了一些水,敷在孙友莲的额头。



方小宇则细细地把着孙友莲的脉,很快,他便摇头叹口气道:“友莲嫂这是内心交热,五心烦躁,肝气郁结,心里憋着一口气,缓不过劲来。才导致免疫力下降,从而风寒感冒。”



“那怎么办?”苗秀花有些担心地朝方小宇道:“总不能一直让她这样吧!”



“嫂子,你先给她敷一会儿毛巾,再喂一碗葱姜汤,呆会儿我用气功给她疗一疗。”



说罢,方小宇便暗聚体雷气,准备用四季雷气的冬雷给孙友莲先把她身上的那一股躁热退去。



四季雷气里的冬雷不仅可以用来斗法,还可以用来退烧。效果奇佳。



方小宇待秀花嫂喂完了姜汤后,便把孙友莲抱了起来,让她坐正了,然后对着她的命门穴发了一道五雷掌。



缓缓雷气入体,很快孙友莲的脸色便由先前的涨红,变得苍白,紧接着嘴唇也微微发抖,不一会儿,便从额头上渗出豆大的珠汗,身上的小背心全湿透了,胸前风光若隐若现,倒有几份病态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