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方小宇朝陈伙宾扫了一眼,微笑道:“宾哥,既然要喝大家一起喝吧!”



“让你喝,你喝就是,怎么屁话比文化还多。”



“行,喝!”方小宇端起扎啤,一昂长脖便“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好酒量!”陈伙宾冷笑着,又让人上了一大蛊生啤给方小宇。



方小宇端起酒蛊又是一饮而尽。



这一幕把一旁的肖盈盈给吓坏了,她连忙挺身站了出来,朝陈伙宾道:“我来替他喝吧!”



“行啊!果真是帼国不让须毛啊!”陈伙宾笑道。



此话一出,一旁的小芸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知道陈伙宾一定是想说帼国不让须眉。



陈伙宾见小芸笑了,故作生气道,“小芸,谁让你笑的。偷笑也是罪,罚酒!”



说着,便拿了一大蛊的酒,推到小芸的身旁,同时又给肖盈盈端了一大蛊。



肖盈盈非常爽快地端起酒蛊,一饮而尽,胸前被啤酒弄淋了一大块,姑奶奶若隐若现。



陈伙宾见了,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他身旁的杜美萍,心里不免有些吃醋,便没好气地朝陈伙宾白了一眼道:“宾哥,你干嘛?没见过女人啊!肖盈盈是我同学。你这样色眯眯看着人家做什么。”



陈伙宾毕竟是混混,脸皮够厚。



他丝毫不避嫌地笑着朝杜美萍道:“昨晚还见过你的呢!我只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你的大,还是肖盈盈的大。要不,你们俩让我用手量一量看?来吧!”



他的手直接罩在了杜美萍的胸上。



“去你的!”杜美萍生气地推了他一下。



陈伙宾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用力将杜美萍摁倒在沙发上,一脸得意地笑道:“都做了我的女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亲爱的,让哥量一量。”



他非常粗爆地把杜美萍的纽扣给解了,直接将手伸了进去。



杜美萍大概是被弄痛了,失声哭了起来:“宾哥,不要,你别这样好吗?”



“贱种,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和宾哥我说话?说啊!”陈伙宾拿起一大蛊啤酒,便往杜美萍的脑袋淋了下去。



“啊……”杜美萍发出了声惨叫,“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方小宇往嘴里丢了一小片解酒药,只是静静地看着,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像杜美萍这样的女人,只有痛了才会有深刻的领悟。她才会真正的放得下这种渣男。



杜美萍身旁的同学一个个吓得瞪大了眼睛,不敢说话。



不过,喝了酒后的肖盈盈,却不怕他。她生气地站了起来,拿起一杯啤往陈伙宾的脸上泼过去。



“王八蛋,敢欺负我姐妹。”



“啪”地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