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为答谢方小宇的救命之恩,寡妇向苗英特意把家中的老母鸡抓来杀了,又将挂在厨房里熏烤了半年的火腿取了下来,为方小宇烧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



“小宇,来,这是我特意给你熬的党参鸡汤。”向苗英亲自给方小宇打了满满一碗鸡汤。



“谢谢婶婶!”方小宇从她的手中接过汤,心中好一阵温暖。



蔡氏兄弟及向苗英对他的好,真是没得说。



到了晚上,向苗英还特意把女儿蔡琴琴叫到面前,说是要让她记住,眼前的这位哥哥是自己的恩人。以后,别忘了恩人的恩情。



蔡琴琴今年才十六岁,是一脸的稚嫩。见了方小宇一个劲地叫哥哥。听得方小宇心里美滋滋的。



“丫头,你上高中了吧!”



“嗯!在龙县一中读书。小宇哥,谢谢你救了我妈。”蔡琴琴的声音特别的好听。



方小宇仔细朝这丫头瞧了瞧,见她稚嫩的脸蛋上嵌着一双明晃晃的大眼睛,红唇若玫,明眸皓齿的,心道,这小美人以后长大了,比她母亲还要漂亮。又会是一个绝色小美人。



“来,喝酒!”



正当方小宇稍稍有些走神时,蔡村长的二哥蔡伟雄端起杯子向方小宇敬酒。



“感谢方老板今天出手救了我们大嫂。”



蔡伟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方小宇只好也回敬了一杯。



一阵杯来酒往后,蔡伟雄认真地朝方小宇道:“方老板,蔡屋村这边,有我和蔡村长出面说话,应该不会有人敢再出来唱反调。不过,荷花村那边,你可得好好把一下关,到时你真要在这里建砖场了,你们村肯定会有人出来唱反调的。实在不行,你可以走法律程序。”



方小宇明白蔡伟雄的意思,他是不想让方小宇多掏钱。



不过,南岗这块地,在荷花村的村民眼中,是荷花村的。村民们的观念保守,只认死理。他们可不认什么法律是怎么判的。



不管谁在上边建厂子,不给荷花村的人钱,村子里的人,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方小宇不想和同一个村子里的人闹得僵。他觉得能花点小钱摆平,也就算了。毕竟这块地,承载了村民们多年的感情在里头。



“这事,我会想办法摆平的,同一个村里的人好说话。只要蔡屋村这边搞定了,其余的事情,都不是大事。”方小宇笑着答道。



蔡伟雄点了点头道:“行,吃完饭,我给你拟一份承包合同。这方面我在行,保证不会让你吃亏。”



“谢谢伟叔!”方小宇发自内心地答道。



“客气啥!”蔡伟雄朝侄女蔡琴琴使了个眼色道:“琴琴,给方老板倒酒。”



“小宇哥,来,我给你添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