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顾玲的婶婶卢萍也站了出来,特意问了一句:“小宇,你这木耳真的能赚钱吗?我也想试一试。”



苗秀花和孙友莲二人也参加了村会,两人在会上自然是站在方小宇的这边。



卢萍一开腔,秀花嫂便接了一句。



“我在小宇的养蛙场打工,他那里也有一些木耳。别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宇的车子和蛙场的钱,都是从这两个地方赚来的。我想,种木耳应该要比种水稻要赚钱。可惜我在小宇的场子里打工,没时间打量,要不然,我肯定也种一些。”



孙友莲听了,也跟着接了一句:“我也认为种木耳比种水稻更赚钱。不说别的,今年小宇光卖木耳都赚了有好几十万了吧!虽然这些木耳是收来的,但如果种的话,销量肯定不成问题。我是相信方老板的眼光。”



村会上有几个女人发言了,受过方小宇恩惠的一些妇女和村民们,也都一个个议论起来。



她们在想,是啊,前阵子方小宇卖木耳都是一车一车的卖。说明销量肯定没问题。当时村子里有不少人还帮忙分装了木耳。这事,可是全村皆知。



方小宇现在的实力,村民们有目共睹。



“小宇,你把合同再念一念,我倒想偿试一下,腾出几亩地来种植木耳。”村里的曹金根朝方小宇道。



“行,我再给大家念一念这木耳的购销合同吧!”说着,方小宇又拿起合同向众人念唠起来。



村民们听完方小宇的介绍后,一个个跃跃欲试了。



销量的问题解决了,还能卖二十五块钱一斤,而且还有人免费指导生产。这种好事,上哪儿去找啊!当然愿意了。



村民们一个个说,等这一次把水稻收了,就全部改种木耳算了。反正销量的问题解决了。



就在这时,村里的胡开文,站出来,朝方小宇发起了问。



“小宇,这事,我是支持你的。可据我所知,种植木耳需要很多段木。一亩田将要一两千根段木,上哪儿去弄这么多的段木啊!不说多,一根段木十五块钱总要吧!一亩田,投资段木的钱,就得好几万块,这风险太大了。”



此话一出,会场又是一阵热闹。



“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呢!原来要投资这么多的钱。这事,我肯定不干。”



“我也不干,风险太大了。万一到时产不出多少木耳,那问题就麻烦了。”



“是啊!这事我得再好好考虑一下。”



见现场有些凌乱,方小宇觉得今晚的时机还不成熟,便朝众人道:“乡亲们,我看这样吧!这事,我了解得还不是很透。过两天,我把负责推广,木耳种植的技术员也叫过来。我让她把这些细节,一一向大家解释清楚。今天的村会就到这里吧!看看村长还有没有什么事说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