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小红也跟着孙友莲来到了那一根拴狗柱旁,见狼狗倒在地上,不由得哭了起来。



“黑土,你怎么了?到底是谁对它做了什么了?”



小红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地往下流。



很快,她便转过身,将一腔的怒气发泄到那名小偷的身上。



“偷狗贼,我让你偷狗。我让你偷!”



这美人穿着高跟皮鞋,有一腿没一腿地往那名小偷的小腿处踢去,结实的鞋尖,踢在小偷的胫骨上,痛得小偷哎哟哟地叫了起来。



“大姐,饶命啊!我不是偷狗贼,我是偷蛙贼!”



小红踢了一阵后,便蹲在一旁,咽咽地抽泣着。



方小宇仔细朝那条狗望了望,见狼狗还有一丝余气。



便从自己的法布袋里取出了止血粉,他将那支毒箭拨了出来,然后往狼狗的伤口处,撒了一些止血粉,旋即又对着狗身发起了一道五雷掌。



不一会儿,便听条狼狗发出“嗷呜”一声惨叫,紧妆着双腿也开始动了起来。



方小宇从法布袋里取出一颗补气丹,敲碎了,弄成粉朝一旁的孙友莲道:“友莲,你呆会儿把这些粉末弄给这狗喂水喝了。估计用不了多久,这狗就能缓过劲来,到时再煮半斤绿豆汤给这狗喝了。”



“好!我这就去做。”孙友莲转身便进了厨房取来了碗,给这狗喂了补丹气调和的水。不一会儿,那狗便呜呜地爬了起来,只是身子还在瑟瑟发抖。



方小宇见了,笑着走到了小红的身旁,安慰道:“没事,这狗是你养大的。它来我这里,自然也不会让它受罪。我给它算过命,这狗福大命大。死不了的,你放心好了。”



“狗哪也有命算的。真有你的。”小红忍不住破涕为笑,朝方小宇道:“谢谢你!”



方小宇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朝恶龙潭的门口望了望,只见烈日下,大丫正穿着一条黑色的小短裙,呆愣在那里,也不进来。显然是在等他。



大丫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站在远处望着。她的心里还记挂着刚才,在冲凉房里和方小宇发生的事情。



她觉得没脸见方小宇,脸色特别的红。



方小宇见到大丫,才想起自己还有要事要办。便朝小红道:“走吧!我们先把这名小偷送派出所去,呆会儿还得去县城吃饭呢!”



闻言,小红也着急了,抬腕看了看手表道:“哎呀!不好,现在都快十一点了。看来,上午是去不成工商局了。今天这公司还不知道能不能注册得了呢!”



“没事,我们先把小偷送派出所,剩下的事情。我来操办吧!”方小宇笑了笑,便押着小偷朝外走去。



那名小偷,一听自己要送派出所,嘴里骂骂咧咧,自然不愿意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