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听到这里,方小宇再也没有心情欣赏,眼前这一对狗男女偷情的事了。



他已经听出来了,瓜棚里的那一对男女,正是村支书的老婆谢银妹,和村里的曹奎搞上了。



按说,村支书家的瓜棚离路边很远。一般人是听不到里边的动静的。



但方小宇的听力好,很容易就听到了里边的动静。



加上他的眼睛有夜视功能,随便望了望,便能轻易的看清楚,瓜棚里的谢银妹正抬着双腿,被曹奎压在了身下。



原本方小宇是想看一看,村支书是怎么戴绿帽子的。



这会儿,他听到曹奎说村支书,要去恶龙潭孙友莲,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



心想,孙友莲真要是被村支书给疼了,那真是日了狗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成全了这女人。



方小宇加快了脚步,人已经来到了恶龙潭。



他试着用手推了一下,恶龙潭的铁门,是虚掩着的。



拴狗柱旁的狼狗,只是无力地“嗷呜”一声,见是方小宇,便没有再作声了。



看到这狗,一副不作声的样子。方小宇的心里就有些来气。心想,这死狗,连两位嫂子都看不住,还要这蓄牲有什么用?



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能怪这狗。毕竟,这狗今天受了伤。再说,这狼狗好像从第一天来恶龙潭,就怕了他。



见了他也不会叫。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



方小宇现在心里还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的他,也没有时间去想太多。



他径直来到了孙友莲的房间旁,细心地倾听着,里边的动静。



果真,屋子里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对话声。是孙友莲和村支书两人的声音。



方小宇心中一紧,心想,难道孙友莲自愿和村支书搞上了?



“友莲,你也别太难过。事情就是这样的。”



“谢谢你,喜叔!”



“谢啥呢!我也只是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最苦的还是你啊!”



“唉!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又能怎么办?”



屋子里传来了孙友莲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听到这里,方小宇悬着的心,勉强放了下来。



孙友莲和村支书吴天喜在对话,说明两人还没有发生什么。



方小宇趴在窗子上,仔细朝里边瞧了瞧。



只见孙友莲坐在木床上,村支书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孙友莲。



忽然,见孙友莲扬起脸,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朝村支书道:“喜叔,这么晚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说话的时候,孙友莲还用手抹了一下自己眼角的泪水。显然,是哭了。



这时,村支书在孙友莲的身旁坐了下来,一脸坏笑地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