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方小宇也没什么好装的了。恭敬不如从命。



他一个反身便把孙友莲给扳了过来,两人疼疼快快地缠绵了一阵。



“总算把你给拿下了!”



一阵疯狂过后,孙友莲面带幸福地软摊在床上,喘了一口粗气道。



听着这话,方小宇哭笑不得。敢情,自己是上了这嫂子的贼船。



他把衣服穿上,抖了抖皮带道:“嫂子,我先回去了。”



闻声,孙友莲立马从后边抱住了方小宇,撒娇道:“小宇,别走。嫂子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好吧!”方小宇转过身,用手轻轻掠了掠,孙友莲额头的乱发,安慰道:“嫂子,明天,我让人把这里的围墙再加高一点,装上栅栏,以后小偷就不会再光顾了。另外,我再去弄一条藏獒来。看来这狼狗还是有点儿弱。你和秀花两人在这里过夜,我不放心。”



“嗯!”孙友莲点了点头,满脸娇羞地朝方小宇道:“小宇,你会不会像疼秀花嫂一样疼我?”



方小宇笑了笑,在孙友莲的胳膊上轻轻捏了一下道:“我刚才疼你就是和疼秀花一样的套路啊!难道你还想玩什么花样不成?”



“讨厌,我不是指那方面。我是说,你会不会像疼秀花一样的心疼我。”孙友莲软在方小宇的怀中撒娇道。



方小宇紧紧地抱住了怀中的美人,轻声安慰道:“会,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疼你。”



今晚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方小宇也不想这样,可现在生米都已煮成熟饭,说什么都晚了。



掌心是肉,掌背也是肉。以方小宇的性格,自然不会亏待他身边的每一个女人。况且,孙友莲都已经和他发生过关系了,自然待遇不会比秀花嫂差。



两人新欢,自是恩爱缠绵,至深夜方才入眠。



第二天早上,方小宇被一阵铃铃鎯鎯的铁链声给惊醒了。



他心中一惊,心想一定是张大丫进恶龙潭了。昨晚,他忘记了锁铁门,张大丫很少在荆棘地过夜。早上来上班,都比较早。



“这事,千万不能让张大丫知道了。”方小宇翻身爬了起来,穿起裤子,扯了衣服,准备往外跑去。



孙友莲见状,从身后搂住了他:“不走嘛!再陪我一会儿好吗?”



“嫂子,好像有人来了。”方小宇着急地答了一句,披上衣服,便飞快地往外走。



孙友莲也被吓了一跳,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爬了起来。



恰在这时,方小宇打开了房门。他的身子还没有迈出去,便与迎面而来的苗秀花撞了个正着。



“小宇!”



“秀花嫂!”



两人互望,呆愣数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