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方小宇匆匆来到恶龙潭,一阵犬吠后,又静了下来。



他敲响铁门,很快孙友莲便匆匆赶来开了门。



“秀花嫂怎么了?”方小宇着急地问了一句。



孙友莲朝四周瞄了瞄,小声答了一句:“秀花可能是怀孕了。她的月事晚了一个星期,到现在还没来。而且今天吐得很厉害。说想吃酸的。她愁得饭都吃不下了。她怀疑是脱环了,中了你的招。”



“啊!”方小宇被吓了一跳。苗秀花的男人几年没有回家,要是这时候怀孕了,别人肯定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去。



恶龙潭又不会有男人去,只是他才偶尔去一下。无论是孙友莲和苗秀花,还是张大丫,三个女人,谁要是肚子大了,首先怀疑的肯定是方小宇。



这事要是传出去,对方小宇的名声,可不是一点点影响。



“带我去看看!”方小宇急匆匆地来到了苗秀花的房间里。小红和张大丫两人正在一旁伺候着。



“秀花嫂,你怎么了?”方小宇关心地问了一句。



苗秀花见到方小宇,眼泪立马便涌了出来。她真想抱着方小宇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可是,现在张大丫和小红两人都在,当着外人的面,苗秀花自然不敢表现出内心的想法。



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没事!我只是肚子有点儿不舒服,没有胃口而已。”



“坐着别动!”方小宇在苗秀花的身旁坐了下来,开始为其把其脉。



把了一会儿,他便皱起了眉头。



紧接着,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秀花嫂的脉博是二十八脉象里的细脉,微落无力,软弱无力,但应指明显。气血两虚,诸虚劳损,说明这段时间苗秀嫂太过劳累了。



临时的呕吐多半,是与吃错了东西有关。



“嫂子,你没事!我替你把过脉了。这段时间,你应该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方小宇微笑着安慰了一句,旋即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一颗补气丹,塞进了苗秀花的嘴里。



苗秀花却把脸别了过去,挣扎着道:“小宇,我恐怕不是劳累过度。这玩意,我还是先不吃吧!是药三分毒,对身体会有副作用的。我不想吃这些。其实我是……”



说到这,苗秀花朝一旁的张大丫和小红望了望,见两名外人在,便打住了嘴。她很想告诉方小宇。其实,她是怀上了。



可当着外人的面,这话肯定不能说。苗秀花犹豫数秒后,免费挤出一个微笑道:“其实我是胃口不太好。”



方小宇见苗秀花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知道她一定有许多的心里话要说,只是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意思开口。同时,他知道苗秀花不想吃补气丹,是怕对身体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