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一旁的郭鼎富见状,不由得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连忙向一旁的林市长说起了好话。



“林市长,这绝对是一场误会。”



“哼!误会,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江湖骗子。”林市长气得连嘴角的两撇八字胡,都在微微颤抖。



方富贵见儿子竟然敢和市长叫板,吓得不轻。连忙朝方小宇道:“小宇,赶紧给林市长道歉吧!这么大的人物,咱们惹不起啊!”



“是啊!小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张秋生也担心起来。



曲三桂更是吓得连话都说不稳了,“小,小,小宇,你就给人家道个歉吧!”



方小宇咬了咬牙,静静地望着林市长。他知道,这种时候,道歉是没用的。道歉,就等于承认了他是骗子。



这样,不仅让郭鼎富难做,自己也会失去河都市,这一方的人脉资源。



事情到这,不仅不能道歉,还得把他的神相术,验证给林市长看才行。



想到此,方小宇高傲地扬起了脸,略带平静道:“林市长,我是为你好,才和你说实话。你儿子到底是啥情况,你问问他本人会更好一些。另外,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从你儿子的面相中看出他的淫心,用的《麻衣神相》法,而不是中医诊断法。”



林市长冷笑了一声道:“好一个麻衣神相!既然,相术这么厉害,那你就帮我也看一个吧!”



“行!”



方小宇仔细打量着林市长的面相,见其额头宽阔,山根挺远,下巴托负有情,的确有贵人相,但天庭有几道细小的疤痕。说明早年运不顺。



再看他的左耳,反而无珠,轮廓不明,按照《麻衣神相》的说法,此种耳朵的人,必定父母疏忽,童年运差,早年身体和成绩都不好。



观望一阵后,方小宇铁口直断道:“我铁口直断了。你在十四岁以前,成绩很差,身体也差,而且父母不太关心你。小时候可谓受尽苦灾。”



闻言,林市长愣了一下,目光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他读小学留了两级,身体也差,但家里兄弟姐妹多,农活也多,父母没空关心他。



想到这些往事,他的目光中不由得泛起了一阵阵泪雾。许久才缓过神来。



方小宇便点中了他的要害,不由得让林市长刮目相看。



可他毕竟是一个市长,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向方小宇道歉。



他愣是咬了咬牙,违心地“哼”了一句:“你算的不准!”



方小宇已经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自己算对了,只不过林市长爱面子不肯承认罢了。



他淡然笑了笑道:“行,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先走了。”



就在方小宇欲转身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