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坐在车子后国的张秋生,抢着朝曲三桂答了一句:“小宇,现在自己当老板了。”



“是吗?太好了,是不是在县城开店了啊!”曲三桂又追问道。



“开什么店啊!小宇在村子里开了个养蛙场,还租了五十亩地,过阵子还要开一个食品厂,另外,在南岗还租下一块地,正在建砖厂。对了,在县城还开了两家食品批发店。”



张秋生越说越激动:“我女儿小丫和大丫也在小宇的手下打工呢!现在小宇的本事可大着咧”



“是吗?小宇,想不到你转眼就发大财了。这才几年的事情啊!小宇,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曲三桂一边将钱收起,一边激动地问道。



方小宇见曲三桂不断的追问,笑着答了一句:“运气而已!对了,三桂叔,我二叔是怎么被人打伤的?”



他得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到时好找人算帐。



曲三桂叹了口气道:“唉!说起来,还不是为了女人。我早和喜贵说了,漂亮的女人,不靠谱,虽然白牧丹人不错,但咱们没那个命啊!这不,今天我和喜贵好不容易接一单搬家的私活,那老板很大方,给了我们三百块。刚好今天白牧丹过生日,喜桂便带着他和我去县城说买点东西。谁知道,一上街就被人摸了。喜贵朝那摸白牡丹的小子吼了一句。那家伙走过来就打喜桂。”



“打人的就是那个副县长的儿子?”方小宇问了一句。



“是啊!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那家伙摸了,你婶子白牡丹的屁股后,便与你叔起了冲突。你叔还没动手,人家却先动手了。直接一拳打在你叔的鼻梁上,当场就流鼻血了。你婶子急了,拽住那小子的手,不让他跑。可是,那小子练过,一甩手就把你婶子推倒在地。你叔不服气,拿起一块板砖便往那王八蛋的身上砸去。”



曲三桂说到这,方小宇忍不住叫了一句:“好样的,这才像我们方家人。”



“好什么样的啊!砸是砸中了,可砸重的是他的胳膊,接下来,那小子招呼一群人,便围着你叔打。当时我本想去帮忙,可我怕啊,吓坏了,只好躲起来了。”曲三桂答道。



“那我婶白牡丹呢?”方小宇问道。



说是婶,其实白牡丹也是二叔,前两年才找的一个女人。这女人对喜贵倒是蛮死心踏地的。比二叔小了八岁,可人家的家人一直不同意。结果两人分分合合。说是婶婶,其实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



人家家里人一直不同意。那女人也一直在观望,不敢和二叔生孩子。想想也可以理解,毕竟连自己都养不活,谁敢嫁啊!



曲三桂继续道:“白牡丹没跑,她打电话报警了。可谁知道,警察许久不来。直到那群混混跑了,你二叔整个人都躺倒在血泊里。我才敢出来和白牡丹一起送医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