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听着这一对男女熟悉而又肉麻的话语,方小宇忍不住骂了一句:“靠,还真会玩,两人偷情都偷到厕所里去了。”



他心里在笑黄剑那小子,真是色胆包天。当然,李木美这女人也太会勾引男人了。



真不知道,这女人是水性杨花,还是真的不懂。



“舒服吗?”



“什么呀!人家要你摸胸算命,又不是要你问我舒不舒服。”李木美在厕所里,嗔怪地朝黄剑道:“我想让你帮我看看命运怎么样,有没有机会当大明星。我在二流艺校都读了三年,也该出头了。”



“嘿嘿!木美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算得更准。那就是相毛法。”黄剑笑着朝李木美道。



听着黄剑那小子的话,方小宇真想抽他两耳光。



华夏的古典文明,就是让这种人渣给毁了。这种假道士,不但不学无术,还特别会骗人,尤其是女施主,一骗一个准。



相毛这种把戏都搬出来了。估计呆会儿,就是脱裤子开光了。



方小宇本想进去阻止她们的。不过,想想李木美是自愿的,他便没了这个心情。



“与其去管闲事,还不如在一旁好好的偷看,过一下眼瘾也好啊!”方小宇心里安慰了一句,便蹑手蹑脚地朝女厕所走去。



走了一阵后,厕所里便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吸声。



“靠,这一对狗男女不会在厕所里,真的干起来了吧!”方小宇心里骂了一句。



这在这时,听到了黄剑的声音:“木美,再翘起一点。对,把小短裙退了,对再把丝袜给退了。让贫道好好帮你相个毛。”



听着黄剑那么荡的声音,方小宇的心也跟着“扑腾”“扑腾”地跳动起来。



他仿佛已经看到,黄剑正一点一点地,将李木美腿上的丝袜给褪了下来。



终于来到了厕所的门外,木门虚掩着。方小宇轻轻推开了木门,探着脑袋,朝厕所的里边瞧了瞧,很快便看到白花花的一大片。



正是李木美的腿。



这小娘们儿,用双手将衣腿撸了起来,黄剑则一脸痴迷地蹲着,脑袋正好对着李木美的小腹处。



黄剑用手一点一点地,将李木美腿上的丝袜,褪下来。



两腿间,隐隐现出了一抹粉红色的小裤裤。



“木美,你真是太美了。”这家伙,竟然抱着李木美,在她的小腹处亲了一口。



在外头观望的方小宇,看得心惊肉跳。他没有想到,黄剑这狗杂碎,的色胆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



“黄剑,你倒是快一点啊!你不是说要和我相毛吗?这种相术是不是真的有用啊?”李木美朝黄剑瞟了一眼道。



“有用,当然有用。而且非常的准。相毛术,是传自日本的一种相法。丝毫不比我们的相面术差。来,美人,我这就给你相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