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方小宇刚扬起手中的拳头,那头野猪便倒了下去,发出一阵阵低吼声。他仔细朝野猪的身上一瞧,这才发现,野猪的身后受了伤,正在流着鲜血。



看来,这猪是受了枪子儿。



“难怪这蓄牲见人就拱,原来是受了枪子儿,给气得。”方小宇叹了口气道。他听家里的老人们说过,被枪打过的野猪见人就会咬。



“小宇,你看这野猪,流眼泪了。”



闵惠指着野猪喊了起来。



方小宇弯下身子一瞧,果真见这蓄牲的眼里,正流着眼泪。见这野猪又是跪,又是流泪的样子,方小宇心中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蓄牲,只要你不伤人。老子,今天就饶你一命。”说罢,方小宇便从自己的法布袋里取出一瓶止血粉和金创药往那野猪的身上撒了一些。



旋即,他又对着野猪的后背上发了一道五雷掌,随着一阵雷气入体,野猪非常享受地眯上了眼睛。



方小宇怕这蓄牲睡着了,到时丢在山上,让盗猎的人见了,肯定会给这家伙再来一枪。



想到此,他便立马将手掌撤了。



“好了,我们下山吧!”方小宇朝一旁的芝麻女王道。



芝麻女王闵惠,仍旧有些不放心地望着那只野猪道:“小宇,这野猪会不会死掉啊!”



“没事,用不了五分钟,估计就能起来了。我们先走吧!”



说罢,方小宇便转身下山去,一会儿,闵惠也跟了上来。



两人刚走没几步,便听身后传来一阵低吼声,闵惠朝身后一望,见那只野猪正朝她身旁撵了上来,不由得吓了一跳,大声喊了起来:“小宇,快,这野猪好像要咬人。”



方小宇扭头朝那只野猪望了望,野猪晃了一下脑袋,非常通人性地停了下来,静静地凝望着方小宇。



看上去,像是怕了方小宇,又想和方小宇交朋友似的。



见此,方小宇便放下心来,朝一旁的芝麻女王道:“没事,这蓄牲应该不会伤害我们。估计它是念我救了它一命,打算送我们一程吧!要不,你走前边,我在后边替你挡一阵。”



方小宇心想,真要是这蓄牲追上来,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毕竟,自己有雷气护体,对付一只受了伤的野猪,真不是什么难事。



“好吧!”闵惠点了点头,便走在了前头。



两人继续往山下走去。走了一阵后,方小宇扭头一望,惊讶地发现那只野猪,并没有离开。



他只好又继续下山,最后野猪也跟着下了山。



“小宇,这野猪好像跟上你了。”闵惠朝方小宇道了一句。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不想走了。”方小宇见野猪,身上的伤还没有彻底的好。心想,估计这野猪,暂时也不想回山林里去,怕再次遇上猎人,是想求他收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