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卢萍见方小宇盯着她看,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便生气地落手在,方小宇的腰上捏了一把:“臭小子,有什么好啊的!婶婶要不是痒得受不了,我能在这个点数来找你吗?真是的!你放心,婶婶吃不了你。你是顾玲的心上人。婶婶怎么可能往歪处想呢!是吧!”



“这……”方小宇感觉十分的尴尬。不过,想到,卢萍是顾玲的婶婶,而且人家也那么说了,要不是痒得不行,估计真的也不会来找他。



想到此,方小宇便点头答应了。



“好吧!那就麻烦婶婶,掀起来,给我看看。”方小宇答道。



“嗯!”卢萍点了点头,便把腿上的小短裙,给掀了起来,露出一双雪白的大长腿。



方小宇忍不住瞄了瞄,见小花裤上边现出一抹雪白,心中不由得一阵凌乱。



“真是要命!怎么偏偏是这地方痒呢!”方小宇有些不好意思下手,便从法布袋里取出,一瓶见红消,递给卢萍。



“婶婶,这是见红消,如果身上有什么地方痒,一抹就见效。”



卢萍接过药,有些狐疑道:“真的有这么灵?你看都没给婶婶看,就知道要涂这个?你可别忽悠婶子,我是过敏体质,最怕涂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这……”方小宇尴尬地笑了笑,只好将目光落在卢萍的患处。



他见卢萍的大腿上,又红又肿,隐隐还可以见到一些血丝。显然,与上午骑野猪有关。



为了,让卢萍放下心来。方小宇便特意问了一句:“婶婶,你是不是骑了野猪后,这腿上便起红点了?”



“是啊!骑了野猪后,我便感觉下面不舒服了。可能是我对野猪毛过敏吧,再说,当时在野猪的身上颠簸得厉害,都快磨破皮了。这会儿,到了晚上痒得不得了,我实在是睡不着。要不然,也不会找你。”



卢萍一脸愁苦地朝方小宇道。她说的也是实话。



方小宇朝卢萍的大腿上,看了一遍后,心里已经有了底。



他点了点头道:“婶婶,你这是对猪毛过敏,外加磨伤引起。我呆会儿用气功给你疗一疗,再抹一点见红消,便没事了。”



“好吧!”卢萍点了点头,便把裙子往上掀了一点点。



方小宇将手伸了过去,落在卢萍的小腹处,发起一道五雷春气,缓缓春气入体,令卢萍升涌起一阵莫名的舒服。



她只觉一股暖流从小腹处,升涌而起,浑身一阵麻嗖嗖,又感觉有点儿胀胀的,十分的爽快。



“小宇,好舒服啊……”



卢萍张大了嘴巴,发出美妙的声音。



方小宇立马将雷气收了回来。朝卢萍道了一句,“婶婶好了,现在可以抹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