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小村医》

不多久,秀花嫂便做好饭菜,正准备招呼方小宇吃饭,却见张秋生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恶龙潭,敲响了铁门。



“小宇,不好了!”



“张叔怎么了,有事你慢慢说。”方小宇安慰道。



“村支书家来了两个日本人,说是要把我们荷花村云溪陇那一块荒地全买下来,好像是说要开制药厂来的。也不知道这玩意会不会有污染!现在人在村支书家呢!”张秋生朝方小宇答道。



“走,带我过去看看。”方小宇心中一颤。云溪陇这块荒地,那地方又偏又贫脊,种稻子都常常会因干旱而枯死。按说是不值钱的,



可是这地方的位置非常关键,那里正好是整个荷花村的白虎位。



白虎位宜低不宜高。高了必会形成煞气。风水学里有一句非常有名的口诀云“宁叫青龙高一丈,不可白虎高一头”,高了会死人的。



目前村子里最高的楼房也才三层小洋楼,如果建一个制药厂,万一高过三层,会严重影响到整个村子的风水格局,弄不好死人都有可能。



更为要命的是,乌镇的龙脉就看荷花村,今天正好点中了龙脉的龙口位,就在村子里,云溪陇这块地的朝向正好对着龙口。



如果在龙口边上开一个药厂,这不是给龙喂药吃么?龙口喂药,不死即伤。



以后这村子里的好风水会被败坏光。这事肯定要制止。



“嫂子,我有点事情,先回村子里去了。你帮忙招待一下姚长村她们。”



方小宇和苗秀花打了一声招呼,便和张秋生两人骑上上古战猪,匆匆往村支书家赶去。



“吁!”



赶到村支书家,方小宇长呼一声,上古战猪,便开启防震模式,自觉地将腰身沉了下去,旋即便趴下了身子。



“哟嗬!这蓄生,还会自个儿刹车。有意思!”张秋生望着胯下的野猪,忍不住激动地叫了一句。



方小宇没有理会,翻身从野猪身上跳了下来。



恰在这时,村支书的女人谢银妹,系着围裙,端着菜往大厅里走去。



她看到了方小宇,便笑着叫了一句:“呀,小宇,你怎么来了?来,我们家正好来客人了。进来喝两杯酒呗!”



谢银妹热情地和方小宇打了招呼,但对于张秋生却像是透明人一样,装作没看到。



这女人是一个比较势利的人,再说张秋生以前在村会上怼过枝支书,自然不会请他吃饭,但方小宇不同,一是方小宇长得年轻帅气,二是现在的方小宇有钱有实力。



像谢银妹这么势利又重色的女人,自然会对方小宇高看一眼。



“张叔,我先进去了。”方小宇和张秋生点了一下头,便径直进了屋子里去。